我们都是插电青年

当前位置:首页lzyq官网 >

lzyq官网

我们都是插电青年

时间:2019-11-19本站浏览次数:206

       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LinkedIn(LinkedIn-China),作者:小女贼

社会化媒体营销研究者杜子建,在自己的原创视频《老杜见解》里吐槽:

人与人不再以肉身的方式交往,我们已经进入虚拟现实时代,只接受网络化慰藉,不接受甚至排斥地面关怀。

我们都是插电青年,普遍生存状态单一无趣:“出门一把锁,进门一盏灯,社交靠手机,游戏打半生”。

父母打电话觉得烦,朋友联系也懒得回应,习惯性把“有什么事不能在微信里聊吗”挂在嘴边,不久后的未来,人们就会失语,就是失去语言状态,人不用语言说话。

人与人之间的带表情的带情感的,带相互眼神交换的这种表达也会消失。

想起我们互相调侃时说的那句“是手机不好玩,还是电视不好看,要恋爱,要结婚。”

当有婚孤独、不婚不恋、唯网络是瞻的大时代到来时,我们都会变成什么样?

完美票圈的背后,真假难辨

Youtube有个很火的视频《Are You Living an Insta Life》,被中译为《扎心不,老铁》,讲的是完美票圈背后迥然不同的现状:

打了粉底假装刚刚睡醒;

明明果汁很难喝还发动态赞美味;

几个人聚餐都在刷手机,却po图表示相聚很愉快。

作为旁观者的我们看得真切,那一个个无懈可击的动态下是最赤裸和落差很大的现实。

为什么?

视频的最后,有这样一个画面。

回家看到爱人,女人想拍照合影秀恩爱,男人却极度厌烦,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感情不好,但女人还是发了合影,发完后前一秒还在伤心难过,躺在床上伤心。

可是一看到逐渐增加的点赞,却满意地笑了。

自我营造的虚拟完美生活,居然让这个女孩可以忽视现实中的狼狈和不幸。

真的是扎心了老铁,很讽刺,也很真相,看到他们时,我也看到了自己。

发动态的第一秒屏蔽了动态仅对自己开放,过了三分钟后,开放了动态,一小时后看到寥寥的点赞数和留言时,我又设置了动态的权限。

怎么说呢,每一个动态都不再是它本身的意味,聚会晒照片,出镜率高的就是关系好;生日特意发动态送祝福,是在意和重视。

互赞和互动成了新型的社交方式,照片美说明你过得好,点赞高说明你人缘好。

所以当赞量变化,你的情绪也跟着起伏,开始患得患失,是不是自己被遗忘了,还是动态太low了。

每个人都希望被关注,被赞美,于是每个人都投身到大网络里,渴望社交,渴望和世界保持联系,卯着劲经营自己的完美人设,就怕错过了什么。

慢慢的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网络和现实生活的界限愈发模糊,你也开始困惑“我到底在干什么?有意思吗?我到底想要什么?”

“like”带来的虚假愉悦,你受够了没?

人人视频上路易ck戏谑吐槽社交乱象,讲了一次参加女儿学校舞蹈表演,只顾拍视频,不看孩子的现象。

调侃他们拍的视频一百年后自己也不会看,只是为了发动态看别人的夸赞,其实呢夸赞的人也不会看,只是习惯性评论。

他说参加了一个煞有介事的舞蹈表演,总之呢,那天大家都到了,所有的父母,所有的人都来了。

然后每个人都带着他们的手机,每个父母人手一支。

当时的景象真的是,所有的父母站在那里,每个人都用手机挡住近在他们眼前的孩子们,他说自己走到舞台的另一边时,看到这些人把iPad举在他们脸的前面。

搞得像是都在参与证人保护计划一样,这些孩子们根本看不到他们的父母。

然后每个人只顾着看录影画面,而录的东西就在咫尺前方真实上演。

路易调侃道:

你录这个要干嘛?你永远也不会拿出来看嘛。

你连人在现场都可以没看到你小孩在干嘛了,就算再给你一百万年,你也不会去看这个影片嘛。

你根本也不打算看。

你只是想把它放到脸书上,上传吧,大家来看吧,我现在要去睡一下了。

然后你就等着看大家的留言。

我的天啊啊啊啊啊…

好可爱哦….

而且你知道吗,他们其实也没有看影片。

视频里,路易ck在上面吐槽,下面的听众都在大笑,不是因为多搞笑,恰恰是他描述的现象无处不在:

吃饭、聚会、活动、演出,手机看够了才会看你,甚至有时候拍到一张满意的图后,就代表着活动的结束,剩下的节目就是全员修图。

满满的相册和视频,费了半天整理上传的你再没看过,而点赞朋友动态的你也从没仔细地把对方的视频看完过。

所有的精心和费力都成了无限死循环的无用功。

而那些存在过的赞,我们苦苦为之欣喜和盼望的,开发者表示“厌恶这个功能”。

Facebook的“like”(赞)是它最成功、最具标志性的功能。

自2009年正式推出后,“like”功能令Facebook的用户活跃度飙升——每个人都很享受被人点赞的感觉,很快,点赞成了所有社交媒体的标配。

但是开发“like”功能的主要工程师Justin Rosenstein,却厌恶自己开发出来的这种功能,他说:like带来的是一种虚假愉悦,它非常诱惑,也非常空洞。

他表示现在是注意力经济时代,得流量才会成功,所有开发的目的都是为了让使用者上瘾。

而这些开发者却苦苦寻找戒网的方式,甚至下载了限制使用的App,来克制自己的欲望。

因为人们不愿意见面了,手机电不满就没了安全感

意识到这点后,戒网,逃离手机,避免成为低头族开始被呼吁。

有抽象艺术家创意拍摄超现实画像,人的脐带连接着手机给予讽刺和警示。

还有动画《低头人生》,更是入围2018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初选名单,种种形式的重视足以看出人们的焦虑和不知所措。

来源于腾讯视频

知乎上有个话题叫:“如果低头族的行为是值得反思的,那么问题在哪?”

有几个回答我很喜欢。

@皎度:有时候拿起手机只是为了避免尴尬。

@阿瑶:周围人都拿着手机,自己不拿显得格格不入。

@紫金山上的外星人:下一次人们再说社交网络使得我们反对真实社交,我就给他们看这张图。

▲图片来源于知乎

发现了吗?只是交通工具与手中的物品变了而已,人还是那样的人。

低头这个问题也不能一概而论,当一味为离不开手机焦虑的同时,我们也在享受手机带来的便利,显然科技的发展让网络变成了获取信息和打发时间的好工具。

另外当周遭环境的吸引力比不上它时,才会有这么多人低头。

缓解尴尬也好,顺应趋势也罢。

仔细观察你会发现,饭桌上嘴巴又热情的人依然会招呼大家吃菜热聊,内向性子冷淡的人即使没手机也会闷头吃菜,或者发呆,手机有时候只是多出来的一种选择。

只要好好地利用,它显然会是有利无害的生活小帮手。

而真正让我们焦虑不安、和内心不适的是什么?

痴迷经营虚假完美形象,还不自知地告诉所有人“我很好”的荒唐;

去哪都喜欢拍拍拍,拎不清生活,分不清主次,错过美好的无趣;

网络慰藉成了自己的全部,逃避现实,自娱自乐的安逸。

还记得看过一篇随记《离开网络的这几天》,全文讲述了自己内心的挣扎和多次忍不住想开手机的冲动。

等几天后打开手机一条留言也没有,一个最近来访也没有,好友们还过得好好的,无比失落和恍惚。

他问自己迷恋网络以来获得了什么,离开网络一个月,一年,甚至更久,又会失去什么?

电影《生存家族》就讲述了一个全城停电,也没有任何会来电预兆的故事。

▲电影截图来源于豆瓣电影

剧情围绕一个四口之家展开,忙于工作的父亲,被家务所困的母亲,沉默寡言的弟弟,自私自利的姐姐,大家用惯性维系着生活的运转,就像我们每个人的家庭缩影。

画面无疑是温暖治愈的,具有软科幻元素的“灾难”,带来的不是毁灭却是一辈子都可能得不到的平静和亲密。

变故让他们愿意倾诉和回忆,把坚硬的外壳变软,把沉默的心事诉诸语言,回到了生活本真的样子,家庭最初的温暖。

这时我仔细思考,网络便利时代,收获的,失去的到底是什么?我竟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我只知道人们不愿意见面了,手机电不满就没了安全感。

AI兴起,智能化社会,网络更加发达的未来,内心愈发焦虑。

只想说,雾气渐浓,找回本真,路依然在脚下,自省和自知力就是你的方向标,自持和自律就是你的路灯,坚定向前,雾气会散,明天会发光。




公司地址:天津市北辰区京福公路东侧优谷科技园82-1
联系人:温太楠 18577075633
赖 15585321664
电话:13663156048 传真:5v7b7ev3h@163.com
邮箱:swwws@sohu.com

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1579号

老子有钱手机版@